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指好玩好生活

看片,游戏、app、lbs、社交网络、可以改善的生活。扯蛋!

 
 
 

日志

 
 
关于我

好吃懒做,好逸恶劳,好色轻友,好高骛远,好唠叨好郁闷,好组局好喝酒,好读书不好读书,好玩好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风去过远方(下)  

2005-11-03 16:57:39|  分类: 响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
  他要梦见一个人,梦见他的全部,包括所有的细节,而且要使这个梦成为现实,因为他知道,他也不过是别人做梦时的一个幻影而已。
  微水拍的片子是没有开头的,我猜这片子也不会有结尾。
  于是我们三个人坐在"魔镜"电影院看着这个没有导演剧本,甚至没有演员的片子。而且绝对正版。
  首先是马路中间的一道线,镜头沿着这条直线不厌其烦的行走下去。一条线在一个站在那里的人打断了,于是镜头先是从脚下拍那个人,然后随着他的目光转移镜头的视角。那个男人是我。我等着过马路。可是我的眼前都是高速运行的车子。又是那个条线,它也居然高速向前延伸。人依旧不动。
  
  高速行驶的车停了下来,顺着目光看上去,一个人从车窗里与我对视着,谁也不曾眨眼睛。
  我想起了那天,那天依旧是个普通的黄昏,我刚来这个城市不久,也是刚从垃圾里醒来。无所事事的活动开始了,我被高速行驶的车辆困在马路中央。我的眼睛漫无目的的到处看。先是看到钢筋水泥的巢穴,后是想到城市有两个灵魂一个在白天创造着什么,一个在黑夜毁灭着什么。
  
  那车上是创造了一天价值,下班回家的人,而我是出来消耗生命的。
  "知道么?响指,我是找了很久才找到和你对视的那个人,你还能回忆起她么,那时侯你可是看的很认真呀,足足看了一分钟"微水告诉我。
  
  "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口哨又背起了台词。
  "其实我在想,回忆有一种力量,它能够改变你眼里的世界。我看到那个女生然后开始回忆到了一个人,也许是她,也许是那天晚上天灰灰的让我想起一些过去。"
  口哨:"那天晚上,我又看到了那个女人,我知道我可能不会和她成为知己或朋友。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擦肩而过,衣服都擦破了,也没有看到火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那天晚上,觉得她很亲切。"
  
  镜头忽然有了颜色,银幕上都是无颜六色的字,微水怕我们看不清楚大声为我们做画外音。"还看着我吧--别把眼睛移开/就让它宴飨于我眼中的爱情/确实,这爱情不过是/你的美/在我精神上反射出的光明/对我谈话吧--你的声调好似/我的心灵的回声,似乎我听见/你说你在爱我,可是,你的言语/表现的仍只是你,有如你站在镜前/你说你倾心的只是自己的容颜。
  
  电脑荧幕上就不断的流淌着这些字,我毫无表情的脸上反射的是红的和绿的光。
  这诡异的镜头让我联想到一部科幻片,它拖着长长的导线,或是一堆恶心的触角用鼠标和键盘吸食人的灵魂。
  "你就象得了病。"微水看到这里提醒我。
  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面色很苍白的人,头发湿淋淋的搭下来。画面是我不断的将头浸在水池里。我眼窝深陷,象瞄准猎物似的注视着自己,看的难受还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嘴唇很红。
  
  响指:这不是我。我要睡觉不看了。
  口哨:"你还他妈的装什么?真想不到你还要一直装下去"
  响指:"我装什么了?"
 
  12
  微水和口哨试图让我相信我也是一个哧血病患者。他们一个用图象一个用言语。而我只想去后面的椅子上睡觉。
  "你还回避什么?"口哨冲我大声的喊叫。我知道他是一个没有沉默习惯的人,和我在一起他有很多想说却没有开口的地方。我听到他的喊声,我知道他已经积累了很多,要想停下来已经不行了。
  
  "我没有,不过你怎么说随便你,我只想睡觉。"
  口哨:"你去骗鬼吧,你得失眠症已经很久了,你所说的睡眠比你醒着的时候累多了。"这个我必须承认,因为我醒的时候脑子通常什么都不想,也没有什么能让我兴奋,可是我睡着的时候,我能闻到气味,看到颜色,听见声音,还有我的皮肤也会有感觉。
  
  口哨数落我的时候,微水的画面上我象个傻子一样在电影院的椅子上跳来跳去,不时的摔到在椅子之间的夹缝,可是也不断笑着爬起。镜头越来越进了,我的眼睛居然是闭着的,脸上洋溢着阳光的微笑。镜头更进了,其实是我一头撞在微水的摄象机上,片子里传来的唯一的声音就是人的呼吸声。急促的呼吸声。
  
  微水这个时候告诉我:你那天闭着眼睛吻了我,你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我问她:什么名字?
  微水:我居然没有拒绝你,我也许也瞌睡了,梦游的毛病也传染么?
  我问:我说的名字是~~~~~~
  微水用吻不让我问了。黑暗中我看见口哨很可怕的笑着。
  微水的电影还在放映着,我有预感我非吐了不可,就象看见了大量的白酒摆在我的面前。
  口哨:失眠只是你的症状之一,梦里的机体比现实要敏感也是很明显的哧血病特征。接下来你需要大量的血。
  
  我吻到了微水的脖子,我的舌头感觉到她的动脉在兴奋的跳,她的心跳离我那么的近。象是战鼓敲在我的幻想上。"你的吻真粗糙,很生硬呢"微水附在我的耳朵上轻声嗔怪我。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找到了她的动脉。牙齿已经做好了准备。
  口哨:你会象吸毒者需要毒品那样需要吸食血液。
  他说的很轻,只是补充他上面的话而已,可是我已经吓的牙齿打颤。
  我推开了靠在我肩上的微水。我起初想反驳口哨那些荒谬的推断,可是随着微水那个片子的继续播放,我没有说话的勇气。
  
  口哨:你是不是很冷?你是不是口渴?你的身体是不是越来越没有感觉?
  响指点头
  口哨:那就下手吧。
  镜头往后推,一只狗被铁丝绑在树上,扭动着身体,不住的哀鸣。黑夜,月圆。
  口哨:帮他解脱吧。让自己醒来,动手
  他大声的冲我喊。
  
  口哨看到这里头也没回的对我说,你也许忘了这一切吧,就象人不会记得自己的梦话,我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分辨你市醒着还是梦着。其实那时候我不敢自己下手的。
  
  一道白光很快的闪了一下,然后一声哀鸣刺穿我的耳膜。我记得这个熟悉的镜头,就是这个镜头被微水贴在一部被公映的电影里。
  微水:我想提醒大家,还有个残酷而美丽的世界。
  就是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不是希望和幻想的世界,更不是网络和其他电子构成的世界。是一切没有发生之前和一切发生之后的世界。
  白光闪过,不是狗叫,是口哨的惨叫。因为狗的脑浆溅了他一身,我的铁锹只一下,那狗就再也不叫了。
  我知道自己是真的得病了,看到了血真的全身颤抖起来。
 
  13
  要是现在您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地方请您重新回到本文的第8个章节。那是我刚认识口哨的时候。其实是口哨先发现我的,他的哧血病完全来自于他对生命的挥霍,生命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笔意外的并且极其错误的财富。
  口哨:我活着就是要证明生命的荒谬,就象我滥交是为了证明爱情是荒谬的。
  口哨:为了不寂寞我选择你陪我,其实你又何尝没有选择我,你来到这个城市,也是孤独的,是共同的孤独让我们走在一起。
  
  听了口哨这句话,我仿佛不在是一个创造他们的作者,燕凉,响指,口哨,九花,微水都是我小说的人物,他们都是虚构的不存在的。可是他们就在我创造他们的过程中失去了控制。我听见了仿佛不属于我的声音。
  听了口哨的话我在想是谁选择了谁?是谁在控制着谁?
  是孤独让我和读者走到一起走到这个故事快要完的时候,是共同的某种东西让自己被他们选择,让我选择叙述燕凉,响指,口哨,九花,微水。
  
  口哨让我陪他,陪他上网结识各种女生,长的不同可是性格缺陷差不多的女生。不是这样我们怎么能骗到手呢?不是这样我们又怎么会一样被她们欺骗?
  得病的大概不止我一个吧?我问口哨。
  哈哈,你也一样有了这种念头了?我还以为是自私呢,原来希望别人和自己生一样的病也是哧血症的症状。口哨回答我。
  
  我还是不相信,我要在白天出去。我对口哨说。
  你疯了!你会后悔的,接受现实吧,你就是得病了。不要尝试治疗,不要给自己希望,不要活在网络里,不要活在电影里,不要活在过去回忆里,更不要把这些变成故事骗自己。象个男人一样迎接死亡吧。口哨很煽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么?你不曾拥有过去,将来也不会拥有!就象你和燕凉那个烽燧!那个沙丘。所有的一切归风所有!"
 
  14
  清醒有什么价值?清醒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即使你清醒着你也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我走在白天的大街上,每一分钟都后悔的要死。可是我和死人没什么区别。白天世界的人们都不认识我。那些熟悉的霓红灭着,神秘的月亮泛着鱼肚般的白,到处都是匆忙的人和车,足以把我随时轧死。我终于知道了,我的梦就是这些白天。我居然自己闯进梦魇里来。
  
  我走呀走,心想无论怎么样我也要走回到沙漠里去。再做回我的生意,继续摆我的地摊。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客商。在太阳下面发发呆。
  答案消失的时候一切象个圆形,又重新走到了起点。可是这个圆永远只是唯一的,就象记忆之前的那个圆,都是唯一的。
  
  我从烽火台上一跃而下只是在半空打这旋,我在无风的夜里安全的盘旋着。后来我飞着飞着就睡着了。我梦见了一个邪恶的城市,那城市给我很多东西,作为交换我的灵魂也消失了。我甚至看见另外一个我--口哨。跟我的名字差不多。还有,我还奇怪的给自己摄象呢。我拍的很细腻,就象个女生在画人物工笔。我想画的落款是一个很幽雅的名字"微水"虚幻的感觉象网名一般。对了,梦到现在我一直仔细记着各种细节准备讲给你听。我不知道你喜欢我这样胡说么?可是在这片沙漠我还有什么给你。
  
  后来梦全变了,口哨被一个叫九花的女子伤透了心,开始和别的女生滥交。九花也同样,于是坏事情象个多米诺牌一个一个的倒下来。罪恶越来越多。
  和你在沙漠,我是不应该有太多欲望的。欲望就好象这沙,精神是这风。沙子虽然摆在眼前可是风摆布沙漠的一切。
  
  梦发生变化的时候,沙子将我埋住。欲望让我陷入撒旦的迷宫。
  我开始嗜血。无聊的刺激自己。因为我的生活里没有什么,就在城市的网络与电影院里也没有任何东西。
  风沙大起来的时候我被风沙卷入半空。我幻想我们是一对听不见说不出的恋人。我们安安静静的生活。不需要交流更不需要其他手段了解对方。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互相了解的。我梦见再也没有废话和谎言。没有过剩的信息,没有越交流越陌生的荒唐。
  
  我们只用眼睛看看对方就明白了爱,就明白了。
  风停后,很久很久的以后,久的可以回到这个故事的开头。我还躺在草原的中央终于叙述完了,我于是看着我的城堡被风侵蚀,化为他原来的模样。沙子和石头从来都没有少也没有多。地球还是圆圆的一块石头。
  可是我还在等着燕凉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的存在,也没有怀疑过对她的爱,过去的时光终会过去,可是剩下的是越来越多的思念,越来越固执的希望。
  我变成微尘,肆意蔓延,永不散去。
  风向在变,我知道会有一个开始。
 
 
 
 
 
  <完> 
  
  一稿:1999年12月28日二稿:2001年1月16日
  三稿:2003年5月2日后记:我的这个东西1999年12月28日到今天2001年1月16日凌晨三点已经历了很长的时间。修改了很多次,写进了我许多感受,象日记那样记录着我的活着。
  不能不说的是,我学习到了很多。在这里应该对影响着我,让我不知不觉模仿着的大师们致敬。他们让我感觉到了这个时代的独特之处。那就是无论年龄的长幼无论民族国籍肤色,我们在一个没有师长的学校里自由学习,互相帮助。
  写完了这个我没有特殊的感觉,终于完成了这个事情,我祝我自己拥有健康的睡眠。我还在一个颇为漫长的学习阶段,可是如果不拿出来检验怕是不利于进步。这是不是应试的思维呢?
  我知道我还可以进步。因为我刚刚开始学习.
 
  -----------------------------------------------------------------
  创造一种很玄的结构,尽情的抒发自己的感受,只要抒发的勇敢真实美丽。-----响指2001年12月8日广州
 
  又一次修改―――――――――――――――――――――――――――――――――今天是2003年5月2日,我再次修改了这个小说,让文字更顺畅和取消了一些媚俗的片断。可想而知,媚俗是种写作的惯性。而这个小说的所有文字都是随风飞舞的,以前构思的时候是有严整的结构和严密的故事情节。现在看来这些因素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种情绪,就是那种你一个人坐在一个陌生城市的最高处,喝着啤酒迎着风所能做的一个白日梦。
 
  这种情绪是生活中的一个谜团,你不需要解开他,好比这个小说,你没必要看懂,有空的时候你不妨从任何一个片断开始来来回回的读完,开始和结束并不重要,因为我们无能为力。就这样,没准我还会修改它,这是乐趣。生生不息。
  2003-5-2    13:26广州科贸园富华阁903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