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指好玩好生活

看片,游戏、app、lbs、社交网络、可以改善的生活。扯蛋!

 
 
 

日志

 
 
关于我

好吃懒做,好逸恶劳,好色轻友,好高骛远,好唠叨好郁闷,好组局好喝酒,好读书不好读书,好玩好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水边吧游戏  

2005-11-05 23:53:57|  分类: 响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8月27日

 
  (本故事完全虚构)

  

  水边吧老板里国同志已经记不得他是在和今晚第几桌子的酒客喝酒了。

  今晚很奇怪,进来的人都在谈戏。聊到最后,大家都有一个演戏的冲动,而且关于戏的想法呼之欲出。里国同志于是一拍胸口都给答应下来。他还当即让燕子把客人的酒水单给客人当门票。说是凭票入场演戏。

  

  但是里国有点醉了,也许他是装的,也许进入了角色。以为他说过酒吧老板不可以在自己的酒吧喝醉。但是他还是跟所有要来演戏的客人约到了8月15日的晚上。这就意味着同一时间和同一个酒吧要同时上演许多部戏。

  

  那天晚上已经过去很久了,就连亲眼目睹的人也无法再次复述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也同样不能,如果不是江楼月拿来那盘录象带就永远没有人知道8月15日发生了事情。

  

  录象带显然没有剪辑过,你可能认为这才真实,可江楼月认为这闹的慌。画面黑黑的,间或有人说广州话,打手机,杯子互相碰撞,虽然是酒吧可是气氛看上去好象洗桑拿的房子停电了。江楼月看了2分钟就想关了机器。可是画面开始异常抖动,酒吧里亮了起来,到处是门。

  

  门。到处是门。

  每扇门后都坐着一个人,有的人也坐在门的另外一边。里国的声音响起来:“灯光现在给好不好?”

  酒吧的帘子被人掀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门上的灯光亮了。那男人和女人看见眼前的情景并没出声,奇怪的是他们一个坐在了酒吧的出口,另外一个坐在了酒吧的最里面。谁也看不到谁。

  

  坐在酒吧最里面的女人大喊:“燕子!拿酒来。”

  坐在酒吧门口的男人也大喊:“里国,把麦克风打开”

  

  门周围的人都还静静的等在灯光的下面,灯光在他们头上一个个的熄灭了。直到最后一个熄灭,这个最后的灯光就在要酒喝的女人附近。女人点燃一根烟。她轻轻的说了句:“燕子,烟灰缸呢?”于是门那边有人说道:“你把门打开,这里有”于是女人照做了。一个男人静静的坐在门的那一端。

  他说:“抽烟不好,尤其一个女人”

  女人说:“要你管”

  酒吧四周突然冒出一个电磁的声音,间或还有几声刺耳的电流声。那声音说:“我不管谁管,我不要你一个人来酒吧,你还是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门那端那个男人却说:“抽烟不好,尤其一个女人,虽然我的角色是个烟灰缸,我也不愿意让一个女人弄脏,烟灰飞舞在灯光下是美的,和红酒烂在烟灰缸里是种堕落”

  女人说:“为什么你不去扮演一个盛清水的杯子?”

  门里的男人说:“你以为我不想?可是接触女人的嘴唇我会紧张,说不定会整个的碎了,我胆小,宁愿埋在烟灰里偷窥”

  女人:“知道我想扮演什么?”

  “什么?”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麦克风里的声音,一个是门里的男人

  “我知道你想扮演一缕青烟”门里的男人说

  “快给我一个烟灰缸!”门口的男人对着麦克风大喊

  他身边的门突然亮了起来。门前的女人说。烟灰缸是最后一个门里的,可你还连一道门也没打开过。

  

  “怎么打开?”麦克风男人问门外的女人。

  她说:“和我交换位置,你是做什么的?”

  麦克风男人说:“我是个普通男人,我老婆跑了,我找遍了所有的酒吧”

  门外女人说:“那和我换吧,对你有好处,我是一本娱乐杂志。上面有很多酒吧和女人的消息”

  男人就这样和女人换了角色,女人拿起了麦克风继续对空气说着对老婆的思念。男人为了继续找下去,不断的换了下去。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张光碟,他的苦恼是证明自己是张正版的。他准备大声朗读一下我国关于正版光碟的相关法规。念到要大力打击一切盗版影音乐制品的时候,突然被厕所冲出来的人五花大绑押在台子中央。

  

  江楼月这个时候开始感觉很无聊,但是也觉得没有关掉机器的必要。以为他已经不确定这个录象带里记录的就是那个8月15号。既然不是8月5号那肯定就是水边的另外一出戏了,这样想,她就不觉得有什么混乱的,索性就这么看下去。大家也不必担心有很多戏缠绕在一起互相干扰,无法继续下去。

  

  她看到那个人被绑着跪在那里,立刻想起来水边曾经有个戏叫《中国姿势》。会不会是那部戏呢?

  

  可是画面里那个人被人扶起来坐在一张椅子上。口被封住,眼睛被厚厚的黑布蒙上。绑他的人一圈圈揭开蒙男人眼睛的黑布。黑布上有白纸黑字。

  

  上面写着“死刑之前”。

  揭开布的人大声说道:“各位,这是一个死刑犯,今天是他最后一个晚上。没有特别的理由他会被绞死。在坐的都可以目睹他被绞死的全过程。”

  他的话说完,全场陷入了沉默。

  里国老板突然冲了出来:“今天到这吧,灯泡好象全烧了”

  江楼月听完差点晕倒,理由是好不容易感觉戏要开场了。

  于是,全场都乱套了。门被移在一边,酒又重新摆上。没张桌子上有蜡烛。

  

  可是那个死刑犯嘴上的胶布怎么也撕不下来了,脑袋上的布条也互相纠缠成死扣。于是所有的人都帮他搞,每个人一头大汗。

  

  正在这么弄着,门帘又被掀开。那人扫视了一下四周,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对里国点了点头。拔出刀就象死刑犯冲过去。嘴里还大喊;“死了没有,死了没有,死了没有,死了没有,死了没有?

  ”

  里国大喊住手,只见那人朝里国丢了一张纸片,定睛一看才是一张酒水单,原来此人是来演杀人的。可是到底谁是演员呢?

  里国:“演员都给我站出来!”

  江楼月的机器一阵模糊,屏幕上都是雪花,雪花消失后,只有里国在,只见他手朝屏幕上一伸,屏幕整个都黑了。于是有人走到江楼月坐的桌子旁,点上蜡烛,一个头缠黑布的家伙,渐渐把布缠在眼睛上。燕子走过来对江楼月说:“酒水单可以拿回家,8月15日拿单做门票。里国说的。”说完就走了,江楼月正在疑惑,燕子转身对她调皮的笑笑:“是里国让我演的,我可演不好戏。”江楼月问燕子:“里国喊演员站出来之后呢?”燕子说:“之后不就是现在么?你们到底谁在摄象啊。”

  江楼月打开门想走出去,打开门,那人坐在椅子上对她说:“这次我们谁和谁换?”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